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频道 > 东海新闻
春风化雨 以书为媒 甘当启迪百姓心智的“思想引路人”
浏览次数: 作者:春风化雨 以书为媒 甘当启迪百姓心智的“思想引路人” 信息来源:东海县新闻宣传中心 更新时间:2018-03-08

  在晶都大地,有这样一位在文化战线孜孜不倦、忘我服务的人,他甘当历史事件挖掘整理的“文化志愿者”,数十年如一日,刻苦钻研,广泛涉猎,投入业余时间3万小时研究邓演达等先烈事迹,10年出版专著30余部;他勇做启迪百姓心智的“思想引路人”,先后自筹资金300余万元,创办纯公益的樊氏图书馆,连续22年免费开放,服务群众20多万人次;他争做扶危济困的“爱心大使”,累计捐款捐物30余万元,帮扶贫困学生1200余人,在他的引领与推动下,全县有近3000人加入到送书、送戏、送服务的文化志愿服务大军中。这个人就是樊振,中共党员、农工党党员,东海樊氏图书馆馆长。

  近年来,樊振的先进事迹受到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《新闻直播间》栏目、江苏卫视、新华日报等国内60家媒体的关注与报道,在省内外引起强烈反响。

  樊振先后被表彰为全国“书香之家”、全国党史工作先进个人、省优秀志愿者、第六届江苏省道德模范提名、江苏好人、省优秀农工党员、连云港市优秀共产党员、连云港市第五届道德模范等荣誉100余项,两次入围全国学雷锋志愿服务“四个100”先进典型宣传推选活动。2016年6月,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王燕文同志在东海县调研期间,专程来到樊氏图书馆,鼓励樊振:“坚持下去,让樊氏图书馆成为老百姓增长知识、丰富精神生活的阵地。”2018年1月18日上午,全省文化科技卫生“三下乡”集中服务活动在东海县举行。樊振作为全省优秀志愿者代表,在活动现场展示“耕读传家”志愿服务项目。王燕文与他亲切交谈,再次肯定其长期义务服务广大读者的经验和做法。

  10年出书30部,甘当历史史实挖掘整理的“文化志愿者”

  樊振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刻苦钻研的精神,从一名历史研究的门外汉到闻名全国的行业认可的专家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“文化志愿者”的深刻内涵。

  2006年9月,樊振加入农工党,正是这次机缘,让他开始了对党史、对邓演达等革命先烈的学习研究。作为“文化志愿者”,自身首先要成为文化的精通者。为了深入研究孙中山、邓演达等革命先驱,樊振自费从大陆各地、港台及海外收集、购买了相关纸质文献一万余册。

  樊振说,全国一大半省城的书,他都买过。在书籍的购买上,他投入了自己最大的精力、物力和财力。有一次,为了搜集一本宝贵的农工党史文物,他四处委托亲戚、朋友、同仁打听这本书的信息,受托、转托者近百位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纵跨多个省份、奔波数千里之后,樊振终于在广西买到了这本书。可就是这位“书痴”,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、花大价钱买到书后,他又于2009年6月25日亲手交给了全国政协副主席、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陈宗兴,将书无偿捐赠给农工党中央。

  丰富的资料为樊振做学术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在随后的时间里,樊振利用业余时间相继撰写并发表了《养成乐死之志气 革去贪生之性根——孙中山赠邓演达联》《邓演达与辛亥革命》等一系列邓演达烈士研究文章,完成了《邓演达年谱会集》《孙中山邓演达文献与研究》《邓仲元烈士文献汇编第一卷(1919~1934)》和雨花台烈士传丛书《冯硕仁冯菊芬传》《罗登贤烈士文献汇编(1928—2015)》《陈处泰、成贻宾烈士史料选辑》等30余部图书的编写出版工作,成为国内知名的党史专家。他本人也身兼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理事、中国图书馆学会藏书与阅读推广专业委员会委员、农工党连云港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等职。

  可谁能想到,丰硕成果背后的幸酸。在编写出版《邓演达年谱会集》时,樊振的母亲因突发疾病住到了樊振工作单位隔壁的医院里,急需手术、住院等费用。可樊振此前刚向社会捐出半年工资用于助学,已经拿不出钱来为自己的母亲治疗,只得向同事借钱交款。母亲出院没几天,父亲又生病住院,在此期间樊振又购买大量的党派书籍,已经是入不敷出、举步维艰。

  此后不到两年时间里,樊振家庭又遭受更重的生活压力,母亲意外受伤两次住院手术;岳母、岳父先后住院治疗;妻子的哥哥在维修漏雨的房子时摔断腿;妻子的嫂子下岗。此时,樊振一家成了“特困家庭”。樊振自己又因意外事故两次住院手术。即使如此,躺在医院里的樊振仍坚持阅读宋庆龄、邓演达等相关文献,在病床上完成了《宋庆龄邓演达海外筹组第三党始末》的写作提纲,该成果完成后被《中国统一战线》、上海《天天新报》等10余家媒体转载。

  当好“文化志愿者”,更要做文化的推广者。十多年来,樊振先后向内地、港台和海外30余家机构和专家学者赠送历史文献资料4000余种,向国家图书馆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、农工党各省级组织等社会各界赠送图书2万余册、光盘1万余片。

  22年服务群众20万人次,愿做启迪百姓心智的“思想引路人”

  “分享一本好书,大家都能从中受益,就是我最大的满足。”这是樊振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  一名普通的工薪阶层,收入不高却凭一己之力创办纯公益私人图书馆,连续免费开放22年。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信念!在樊振看来,收入的多少并不是决定性因素,最重要的是始终怀有一颗对文化的敬畏之心。

  樊振退役转业后,从南京回到家乡连云港东海。从小就酷爱读书的他,心中一直有一个愿望,就是恢复家族的“樊家书屋”,将家里的藏书分享给爱读书的人。

  1996年初樊振结婚,与同样爱书的妻子在4月23日“世界阅读日”一周年之际,利用县城的新房,重新恢复了“樊家书屋”。1998年,“樊家书屋”改名为“樊氏图书馆”。22年间,这间公益图书馆累积了7.5万册藏书。2015年,樊振把樊氏图书馆从东海县城回迁到了湖西村“樊家书屋”的原址。

  图书馆的书大多是樊振的私人收藏,还有樊家传下来的一些古书。樊振从小酷爱读书,上个世纪90年代,他在南京当兵,部队发的津贴几乎全被他攒下来买了书。樊振的父亲樊继荣说:“他给家里写信说牙齿不整齐,希望家里寄300块钱给他治牙。谁知牙没治,复员回家的时候还往家里带回了两大箱书。”

  樊氏图书馆不以营利为目的,它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让读者读到馆内的图书。而且,这个公益图书馆对读者十分“热情”,来这里读书、借阅,既不需要办理证件、支付押金,也不需要办理借阅手续,读者看好哪一本书,都可以大大方方地直接带走,阅读完毕再送来即可。“书流动起来,价值才能彰显出来,除去了那些借阅的‘繁文缛节’,读者将会更加认同。而且,任何一个喜欢读书的人都不会在一本书上丧失了自己的名誉。”樊振解释了自家书馆的“零门槛”。

  每到周末,樊振与妻子周加侠都会来到湖西村的老宅,打开樊氏图书馆的大门,等待读书的来客。樊氏图书馆在十里八乡非常出名,尤其受中小学生的欢迎。很多家长不远几十里地带着孩子从别的村子赶过来看书。

  樊金涛的家离樊氏图书馆只有一路之隔。今年已经四年级的他十分热爱学习,喜欢读书,可家庭条件并不能满足他。在樊金涛刚出生40多天的时候,父亲就意外去世,母亲随后改嫁,常年在国外打工。小金涛现在和奶奶住在一起,只靠奶奶每个月的低保金维持生活。原本性格内向的小金涛,在樊氏图书馆找到了朋友,并变得开朗与阳光起来。阅读的世界给了他无限乐趣。

  同村有个名叫樊宇宽的男孩,口齿不清,经常浑身脏兮兮的。樊振经过观察发现,小男孩总是随身带着一个破损的玩具车,就主动带着他读绘本,让他从绘本中找到与之对应的玩具车图形,引起孩子极大的兴趣。同时,樊振要求他不洗手就不能看书,在潜移默化中纠正他不良的卫生习惯。在樊振近半年的帮助下,小男孩像变了一个人,不但养成了良好卫生习惯,学习成绩也不断提高。

  为了方便村里留守儿童阅读,樊振在他的图书馆中专门设置了留守儿童书架,2017年10月8日向所在村的湖西小学图书角捐赠了价值近6000元的166套图书。他针对每个儿童的阅读喜好推荐好的书籍“菜单”,因人而异,并为路远的儿童提供免费的午餐,让前来阅读的孩子们在书馆中度过充实而美好的一天。

  至今,樊氏图书馆已走过了22个春秋,拥有藏书7.5万册,可以免费向国内外读者、机构提供阅读、文献传递服务,服务读者人数超过二十万人次。现在随着樊氏图书馆名气的扩大,前来借书、阅览的读者络绎不绝。就纸质图书来说,不仅县城附近的群众会前来借阅,甚至有苏北、鲁南以及远至甘肃、内蒙、海南、四川等地的读者慕名前来。

  在樊氏图书馆,既有海量电子资料,也有部分纸质文献孤本,弥足珍贵,但只要读者或者相关机构需要,他都会免费提供传输服务。今年年初,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李玉贞向樊振查询1926年—1927年的《世界日报》有关李大钊的相关文献。经过一个多月的查找,终于整理完毕,目前正在进行数字化处理。

  要经营好一家私人公益图书馆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“这个想法虽好,但长期实施起来谈何容易?你到底图个啥呀?”不止一位好友直言不讳地对樊振说,办一个公益图书馆,不仅没有任何收入,而且费钱、费力、费时、费神。樊振的家庭并不富裕,可图书馆的书目采购、管理维护等,哪一项都需要投入,仅靠夫妻二人的工资收入,压力很大。可樊振从来没有退缩过,在他心里,最重要的依然是如何为读者提供好服务。“之所以办书馆免费开放,就是要服务读者,让他们看到想看的书,难点苦点都没什么,书到了读者手上,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”看着成千上万本书籍摆满了书架,街坊邻居纷纷前来借阅,樊振从一来一往的交流中体会到了阅读带来的快乐。“书有人借,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,把它收藏起来不给别人看,再珍贵的书也没有了价值。”

  目前,樊氏图书馆已成为江苏省唯一挂牌为公共图书馆分馆的民间图书馆。同时,为紧跟形势,樊振还建立了樊氏图书馆博客,开通了微信公众平台,建立多个QQ群、微信群,专门面向全国和海外不同类型读者提供无偿服务。